归途

叙事 2022年07月14日 浏览(187)
简介: 万里晴空,抬头仰望,无法直视的太阳,天真的很热,热得心里有点慌,我从远方而来,又渐行渐远于远方,没有方向,也不想回家。穿过密林,跨越山河,踏遍荒芜,依旧没有什么可以阻隔我远行的脚步,走着走着,也不知行

万里晴空,抬头仰望,无法直视的太阳,天真的很热,热得心里有点慌,我从远方而来,又渐行渐远于远方,没有方向,也不想回家。

穿过密林,跨越山河,踏遍荒芜,依旧没有什么可以阻隔我远行的脚步,走着走着,也不知行程过了多久多久,似乎有些时日了,记不太清楚了,只是依稀记得。渐渐的开始步入了人烟之所,零零稀稀的商人,拉着一车一车的货物,不知去往何处?不远处也偶现牛羊冒头,豪迈自在的游牧哼着悠长民谣:“敕勒川,阴山下。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。风吹草低见牛羊。”,依旧能听到音律入耳,入心。此时此刻才觉得心有了一丝的舒畅。

驿站粗茶淡饭片刻后,结了三个铜板,也打听了些附近的消息,在小二告知下,听闻百里之外有座非常繁华的古城,于是也没有逗留便起身而行。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一座古城就出现在了眼前,与其说是古城不如说是古域更合意,映入眼帘的是浩瀚无边之景,视线望穿不得。

今日,晴有雨。雨至,雨下得挺突然,越下越大,是出门没看黄历?不,应该是出门已是数月之前……

路上行人骆驿不绝,有匆忙的也有慢悠悠的,亦见同我一样没有伞的,没有伞的人是否要努力奔跑呢?此刻,我驻足脚步,闭上双眼,任由雨水打落在身上,冲刷着久久不安的心。此时,我并没有想起那勾心斗角的家族,只求一处偏隅心安。片刻,收起心情重新迈向古城,在雨中,人海中,穿梭。良久,突然感觉不到雨打在身上,微微昂首却见一把紫竹为柄印有绿荷相衬的油纸伞,目光身侧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姑娘,身着绿萝青衣,纤纤细手银铃环绕,动人的眼眸,清秀可人。娇唇轻启:“公子,我顺您一程吧,正好我也进古城。”本要婉绝可却无法抗拒这连声音都如此动听的佳人,有那么一瞬间惊慌失措,不知如何接话,顿了顿,轻回了声:“谢谢!”

不善言辞,沉默寡言的我自此却没有再言半语,沿途偶尔偷偷看了看眼前的这位姑娘,姑娘始终目光如澈,许久,姑娘似乎知道我并非本地之人,而轻轻向我说起了古城,她细细说着,我认真听着,听着听着听得入神,也不知道是古城的故事动人还是她的声音具有魔力般……

本以为世间人心皆冷,可谁曾想茫茫天地,油纸伞下却有过那么一刹那温情,光阴百代,时间是冷的,此时此刻人心却是暧的,是我狭隘了,或许人心有时候也是可以直视。人间有善意真情,才有佳话流传千古。

……也不知过了多久?终于来到了古城,青砖石块的古道,堆砌着多少的故事,黛瓦青墙,微微泛着古老静谧,细数脚下青砖,来来往往的行迹,留下了多少岁月的斑驳,人生海海,山山而川,不过尔尔。

“公子,就顺你到此了,我走了。”一句轻语,把我从宁静中拉回。恍惚间却不知如何回话,驻足楼檐下,望着绿萝青衣的身影,片刻,我喊了一句:“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”,女子顿了顿脚步,她没有回头,须臾之间道:“安晴。”而我却没有告诉她我的名字,看着这四通八达的古道,不知通向何处,去往何方?那道纤纤倩影也随之渐行渐远,消失在了人海。或许有些人注定就只是生命中的过客而已,短暂的温情也只不过徒增沿途的寂寞罢了。

我转身轻入酒楼,要了一间简房暂时落脚,一几一椅一榻古风装扮,颇有韵味。来到窗前,伸手轻启,外面还淅淅沥沥下着雨……青瓦,小雨,伊人……

透过窗台遥望远方,不知多少万里?我问着自己:“何处是归途?”

……

“人生无常,心安即是归处。”或许吧!

 

 

文/后桌


本文标签: 归途  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评论列表:
  • 汤饭

    汤饭

    2022-07-14 21:07:18    回复

    沙发,吴总好

    • 后桌

      后桌

      2022-07-16 16:47:20    回复

      你这是折煞我啊,喊我小吴就好。

本文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点评 - 欢迎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