曼珠沙华

旧作 2022年08月16日 浏览(100)
简介:        花开无叶,叶生无花,花叶永不相见——曼珠沙华。       这是一封尘封已久的信,想寄给一个人,然而却是一

花开无叶,叶生无花,花叶永不相见——曼珠沙华。

这是一封尘封已久的信,想寄给一个人,然而却是一个未知的人。轻轻在信里问候:“最近还好吗?”我只是暗暗自语,我无法确定是在远方的你,还是已近在咫尺的你。生活是否舒心,是否你也在想念着另一座城的某个人?

在我的心里永远住着这样一个未知的你,我不知怎么称呼你,在我的心里只有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连昵称都算不上的昵称,我也不知道你所住的城市,那里应该很漂亮的吧?我好奇。哪天可以带我去看看吗?好想你带我去看看这美丽的世界,带我离开纷扰,去一座陌生的城。害~我又在胡思乱想了,我知道是不可能的!

每当工作累的时候,就想想梦中的你,好想喊出你的名字,却未曾问过,本来想问你为何不曾改变,可我还是打住了,慢慢的我习惯了这个未曾改变的昵称,用来当做你特有的标志。当我失落时,多想有你安慰,在我的生命里,无需太多的掌声,有你的鼓励足以让我继续走下去,可我却不知道这样一个你,是谁,叫什么名字,又在何方?每个人都有累的时候,要是可以,当你累的时候,我只想你乖乖躺着,什么都不用做,一切都有我,只要你在我的生命里就好。饿了,亲手给你做顿饭;渴了,为你端上一杯水。生活无需太多的点缀,有你足矣。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哪里,也不知道你的模样,可每当我闲暇的时候,我便开始努力幻想你的容颜,然而却始终没法想象出你的面孔,想到此,又成了一个未知。

生活并没有我们想象的事事顺利,生活并不是完美的,但至少它存在过美丽,只要我们用心就能发现,不是吗?记得我们聊起了生活,谈起了人生,规划着梦想,聊到开心的,也谈到不快乐的,有甘甜亦有苦涩。当你苦恼时,我用心在聆听你的话语,仿佛感受到你的情绪起伏,我便温柔言语给你最温暖的安慰,用一颗心聆听另一颗心,我也同样与你一起成长,用一颗心温暖另一颗心,我依旧同你一起体验生活酸甜苦辣。记得有一次,我发烧了,那时特别的无奈,瞬间深深地跌入了失落街头,昏昏沉沉地深入喧嚣人群,穿行过繁华街巷,我害怕回去那个冰冷的房间,我在大街上逗留了好久好久,累了就呆坐在站台的板凳上,看着来来往往的公交,却没有我要等的,是我已找不到去往的地方了吗?好想拿出手机挂上QQ,隔着这时空寻找一份可以温暖冰冷的心的安慰,此时多么渴望告诉你,我生病了,多么的狼狈,可是我又不敢,明明是如此渴望,可我还是忍住了,怕你知道我是如此的不堪。突然感觉浑身无力,想坠倒在地,可想到我身后空无一人,我又怎么能倒下?就这样我又开始忍耐着,不知道自己是倔强着,还是顽固不灵了?难过地回去了那冷冷的房间,听着伤感的音乐,一首一首入心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昏睡过去了……也许累了。
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。心中若无烦恼事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彼此的真诚产生了思念,记得很多很多次想给你寄信的,却不知道你身在何处?信就这样一直封存在了我的抽屉里。每当看到抽屉里的信,我就莫名的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未知的你。多么想你就坐在离我心最近的左身边上,你静静依偎着,我也能感到是无比的幸福温馨。

时光荏苒,岁月如梭,素什锦年,稍纵即逝,半载青春年华,似沙漏般,弹指间,流在昨天。

终于有一天,我忍不住了,我还是决定要把信寄出去。在这早早的清晨,空气是那么的清新,是思念让这一切变得美好吗?我笑了笑,简单素装,拿上了尘封已久的信,很多封,骑上了心爱的自行车,一路向城镇的邮局飞驰,经过两刻钟的时间我便到达了所在的城镇邮局,此时我开始紧张、慌乱,因为我不知道寄去哪里?没有地址,没有名字,也没有联系方式,我在邮局门口傻傻呆了好久才进去,我挑了好几张漂亮的邮票,邮票上印着幸福之类的小字,是多么的温馨。我拿起了笔在信封上写下了很漂亮的字体:“To,中国快乐谷幸福村520号。梦琪收(前面故事里的昵称)”。在信封的左上角写上邮编:201314,在信的背面写下:“我想你了。”随后走向门外墨绿色的信筒,顺手把信投了进去,嘴角幸福地撇了撇……我没有在信的里外留下我的联系方式,我知道,这是无法寄到你手中的信——写给一个未知的人。信里载满了我的思念和祝福,信会随着哪一趟列车邮寄远方呢?过了许久,沉默自语:“也许邮局不会寄出吧,他们都不知道你所在的城市!我也不知。” 我骑上了自行车,渐渐的消失在来时的道路尽头……

流年,旧事,倾轧了谁的过往?不知流淌过了多少岁月。

一个夏有凉风的夜晚,晴朗的天空挂着一轮圆月,月光温柔地洒满了院子,显得十分的静美。此刻淡淡地想念着你,在这样的月圆之夜,你是否也想起了谁?我呆呆看着院子里的一株曼珠沙华——花开无叶,叶生无花,花叶永不相见。

“是否有我的来信?”我问着自己。

 

 

文/后桌


本文标签: 曼珠沙华   梦琪  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本文暂无评论 - 欢迎您

返回顶部